亲情故事 源远流长

传承和发展家族文化

晁说之仰慕司马光与王安石对着干

作者:晁祥岭


     晁说之少年时仰慕司马光的为人,司马光晚年号愚叟,因而他自号为景迂。  

  在新旧党争中,如果说王安石是革新派的一面大旗,那么,晁说之则是司马光为代表的旧党中一位坚强不屈的勇士,坚决反对王安石的“一道德”,对王安石一派的攻击诋斥可谓不遗余力。

  北宋元符三年(1100年),晁说之知定州无极县,当时徽宗赵佶即位,诏令大臣奏议。晁说之应诏上书,直言进谏,对法祖宗、辨国疑、归利于民、复民之职、不用兵、广言路、贵多士、无欲速等问题进行阐述,针对王安石政事之非与绍述诸臣之谬,进行了大胆抨击。  

  崇宁、大观以来,蔡京专擅国柄,使王氏新学走向异化,也使宋代的政治与学术进入最黑暗的时期。面对这种政治与学术的黑暗,晁说之大加抨击,在《靖康初上殿札子》中指出,五十年来,一道德以同风俗,以至于“设重赏以禁民之口,逞虐刑以夺士之职”,造成了小人得志,君子失措,国无宁日,贻天下后世之害的恶果,晁说之气质刚毅,百折不挠,与新党势不两立。

  他曾经著《儒言》一书,是专为“辩王安石学术违僻而作”。王安石尊崇孟子,晁说之则诋抑孟子,认为孟子无以配孔子。晁说之的抑孟或为“负气求胜”的“有激之谈”,但所表现出的却是与新党势不两立的刚毅精神。